“锄弱扶强”默契球频出 排超联赛新赛制被骂“垃圾”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10-30 19:55

排超联赛新赛制被骂“垃圾赛制”

排超联赛新赛制被骂“垃圾赛制”

  10月28日,男子排球超级联赛第一阶段比赛结束。

  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联赛首次在第一阶段采用赛会制,14支球队被分成A、B两组分别在浙江长兴和辽宁营口捉对厮杀,每组前四名晋级第二阶段八强战。由于第一阶段积分不带入第二阶段,有些球队7轮比赛打完4轮就已经稳获晋级资格,导致后三轮比赛出现不少非正常比分,引来不少吐槽,《天津日报》甚至以《垃圾赛制导致垃圾球》为题猛批今年的排超新赛制。

  重金投入却无缘八强 天津猛批 “垃圾赛制”

  天津女排实力很强,11次夺得联赛冠军,天津男排则很弱,联赛中寂寂无名。但本赛季,天津男排重金投入,引进了4名内援和2名外援。

  但最终,在男排超级联赛第一阶段精英赛(长兴赛区)的比赛中,天津男排7天6战,最终3胜3负排名第5,无缘8强。

  赛后,天津男排主帅蒋杰表示:“所谓的‘垃圾球’对我们影响非常大。我不能去评论别的球队,但我们是真正地去比赛,真正每场球都在拼。” 蒋杰所谓的垃圾球,是指一些强队,在提前晋级之后,消极比赛的行为。

  本次精英赛共打7轮,像卫冕冠军上海男排这样的球队,在连赢四场之后,提前三轮便锁定了8强席位,在之后的比赛中,他们先是第五轮1-3输给浙江,确保了东道主提前出线,随后第六轮又0-3输给河南,河南也顺利出线。同样在第六轮,提前两轮出线的浙江又0-3输给八一,让八一男排在与天津男排的生死战前占据主动,不至于末轮赢球还存在遭淘汰的可能。

  对于比赛中出现的这些怪现象,《天津日报》10月29日以《垃圾赛制导致垃圾球》为题,提出了猛烈批评。文章称:上海和浙江“放水”放得让人挑不出理来,人家已经出线了,上替补,锻炼年轻球员,很OK,没毛病。但从公平竞赛的角度来说,这样明显的“默契球”剥夺了那些一直公平竞赛的球队出线的可能。文章将这些怪现象归结于联赛新赛制:虽然美其名曰“超级”,虽然美其名曰“精英赛”,但比起上赛季第一阶段比赛的“带分上”赛制,精英赛的赛制显得“简单粗暴”了很多,小组7个队,4个队出线,第一阶段的比赛成绩对第二阶段的比赛没有任何影响。这样的“制度”给那些“默契球”“垃圾球”创造了温床。

  文章还透露,天津男排外援巴沙在听说联赛“可能存在一些默契球”时,勃然大怒,质问:“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中国排球都是这样吗?”

  挨批的不仅是垃圾球 新赛制还涉嫌“锄弱扶强”

  其实,和新赛制相比,上个赛季的赛制更加科学,也更加公平合理。如果说上赛季赛制有什么缺陷,那就是第一阶段的循环赛可能出现强弱分明的比赛,观赏性可能会受到影响。另外,赛程较长,球队主客场奔波舟车劳顿。

  因此,今年新赛季之前,中国排协将第一阶段的比赛改为赛会制。排球运动管理中心竞赛部部长蔡毅介绍:“相比上赛季持续180多天的赛程,新赛季联赛赛程压缩了一个月的时间,主要是为了给国家队提供更多的集训时间,也便于运动员的体能恢复和伤病调整。”蔡毅表示:“这也是征求了多方意见才做出的决定,一方面赛会制队伍集中、便于管理和相互交流,另外也能最大程度减小强弱悬殊的比赛对联赛精彩程度的削弱,电视转播的效果会更好。所以压缩赛程、改变赛制、减少决赛场次的决定是从整体大局来考虑的。”初衷也许是好的,但是第一阶段积分不带入第二阶段,显然是新赛制的一大漏洞,导致了很多垃圾球的出现。

  此外,也有人认为,这样的赛制安排是“锄弱扶强“:一支弱队如果无缘八强,那么接下来的比赛就是和另外5支弱队一起进行9-14名的排位赛,总共只有5主5客10场比赛。这10场比赛还都是弱队之间的比赛,不仅不利于弱队水平的提高,对弱队所在地区的球市也非常不利。

  后6名的球队一个赛季只能打16场比赛,而且大多是弱队之间的比赛。强队特别是打进决赛的队伍,最多可以打30场比赛,且都是高水平球队之间的对抗。结果,肯定是强队越来越强,弱队越来越弱。

  更多人认为,联赛改打赛会制,对联赛的普及推广不利。想想那些实力较弱的俱乐部,球队本就没有什么明星,本指望实力较强的俱乐部带着明星来访,带动当地球市,进而推广排球运动。但如今因为赛会制,小组赛不在自己城市举行,小组赛结束后,球队无缘八强,又没有了与强队交手的机会,整个主场的球市可想而知。

  有人戏言,与其这样,排超联赛还不如就男女各8个队算了。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殷小平 实习生 范珍珍 佘云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