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场偶遇帆船奥运冠军 徐莉佳的新身份新起点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7-09 16:00

徐莉佳

  在世界女排联赛总决赛的媒体席上,有一张熟悉的面孔,没有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但这个瘦瘦的女生身影还是颇为引人注目,一头利落的短发,大大的书包。

  穿过媒体席同行的身影望过去,首先进入视线的是她耳朵上的耳塞,一只小巧的橙色泡沫,不那么明显但让人印象深刻。“那是奥运冠军徐莉佳吧,她来看比赛?”虽然她剪短了头发,但耳塞和那张在电视上见过的脸孔还是让疑问从我的脑海中飘过。

  与情绪高涨的观众相比,她更像是媒体同行,不时拿出笔记本奋笔疾书,仿佛不想落下关键的信息,身边她的朋友不时指着赛场和她说上几句。

  比赛结束,我们挤进同一架电梯,小小的空间塞下足足十个人,肉贴着肉,奔向体育场地下的混采区。在几米长的混采区,每个记者都伸长了脖子,等待球员们鱼贯而出的身影,这位昔日被媒体“包围”的焦点人物同样身在其中,自然到让人以为她就是我们的一部分。

  结束手边对球员采访工作,我听到身边不远处飘过的流利英语,问号才真正从脑海中消失。“你好,我是国际排联官方记者徐莉佳……”她对面前的美国球员阿金·拉德沃说。

  以国际排联嘉宾记者的身份,奥运会帆船冠军徐莉佳来到陌生的排球赛场,这是她在英国攻读传媒专业研究生的第一个假期,作为此次国际排联的特邀记者报道世界女排联赛总决赛。

  与许多更像是“玩票”的运动员们相比,徐莉佳的努力和认真让人意外,她没有利用奥运冠军或是嘉宾记者的身份坐在空调房等待主办方安排的“专访”,而是跟大家一起挤混采,“抢”队员,赛后新闻发布会也不错过……十足一位处于工作状态的媒体人。

  真正有时间与徐莉佳聊上几句,已经是第二天。她刚刚结束一早的工作,由于天生双眼视力模糊,徐莉佳每天用眼的时间最多只有两三个小时。“跑船的时候身体不好,视力好。现在身体不好,视力也不好,”她自嘲地说,每当到了晚上,她都会看不清东西,无法用眼,只有睡上一觉,视力才能恢复到勉强可以“用”的状况,于是她要一起起来赶新闻。

  把视力最好的时光用来写稿子、剪音频、做新闻。如此堪称“拼命”的状态让人不禁想起这位奥运冠军令人感动的故事。

  六年前,在伦敦奥运会上,徐莉佳获得激光镭迪尔级女子单人艇的冠军。突破历史的成绩,姣好的容貌,流利的英语,当时,这个25岁的女孩被称为集美貌与才华一身的传奇。

  传奇背后,是伤痕累累的故事,几乎失聪的右耳,视力模糊的双眼,左膝生过的恶性肿瘤……克服了如此多“不可克服”的困难,徐莉佳成为奥运冠军,而在里约奥运之后,她的肩膀上又多出了八个伤疤。

  作为卫冕冠军,徐莉佳兵败里约,在严重的肩膀伤病和对手几乎无理的“围追堵截”下,她无缘卫冕。

  失败没有让她沮丧,离开里约,这个当时29岁的女孩斩钉截铁选择做肩膀手术。哪怕成为好朋友口中“不能穿比基尼的女孩”,哪怕她需要更多的时间康复,她依然想要成为一辈子和帆船在一起的人——“里约的遗憾让我明白,我还是想跑船,”她说。

  奥运四年一次,在不备战奥运的日子,徐莉佳想用另一种方式爱帆船。2017年1月,她参加了东风队的试训,后者在今年的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上摘得冠军,成为历史上第一支拿下总冠军的中国船队。

  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是帆船世界的珠穆朗玛,无数奥运冠军身在其中应对挑战,徐莉佳想成为其中之一。然而,这个战胜过那么多困难的女孩失败了。

  雄心勃勃地参加试训,答案如同一盆凉水浇了下来。试训三天,她就倒了下来,贫血、血液不循环,她根本无法适应长期航海潮湿、阴冷的环境,脆弱的身体更是让她轻易就受伤……躺在床上起不来,徐莉佳脑海中有无数个画面:人生就这么到头了吗?

  第一次,她的脑海中想到了其他可能。“如果我不能像自己想的一样在高水平的竞技世界让帆船陪我一辈子,我要做什么,当教练,当领导?”答案一个个被否决,当教练,一样需要好身体。当领导,不是想要的生活。“我一定要继续在一线,和帆船在一起,”从那一刻,徐莉佳坚定自己做媒体的愿望,如果不能再次站上赛场,这将是她未来的方向。

  八个月之后,她退出了自己在英国攻读的“国际管理”专业的研究生课程,重新选择媒体,为成为一名媒体人奋斗。“要做我想做的事,如果我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备战东京奥运,我也要用媒体人的身份参加奥运,”徐莉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