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中国体育管理体制开始变身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7-09 02:37

  新华社北京12月6日体育专电述评:中国体育管理体制开始“变身”

  新华社记者沈楠

  中国体育转型已经启航,其中管理体制改革是推动行业整体改革的动力源泉,是转型能否成功的核心要素。

  未来五年,是决定中国体育管理体制能否实现根本扭转的关键时期。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以及习近平总书记在为办好2022年北京冬奥会所作的重要指示中提出的绿色办奥、共享办奥、开放办奥、廉洁办奥四大理念,为管理体制的持续深入改革提供了明确的方向和指导原则。

  改革既要有宏观战略,也要有微观举措。中国体育亟待以足协体制改革为突破口,厘清政府、市场、社会的角色定位,根除政社不分、管办一体的顽疾。在顶层设计上针对不同领域合理设定“管”和“办”的界限和权责,将是体育界体制改革的重要课题。摸索出一套高效科学的体育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既是实现体育强国梦的基石,也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要求。同时,改革应避免一刀切,要根据实际情况循序渐进。

  积弊众多

  北京奥运会,中国竞技体育登上巅峰。51块金牌的历史性成就印证了“奥运争光计划”的成功。建立在计划经济基础上、以金牌数量为导向的价值体系、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对推进中国体育发展、提升国家形象、激发民族豪情发挥了积极作用。

  当中国代表团在奥运奖牌榜上排名迅速攀升、在亚运奖牌榜上一骑绝尘的同时,旧有体制的积弊也逐渐暴露。竞技体育金牌含金量不足,影响力大的基础大项和职业项目积弱不振,反映出资源配置脱离市场和培养方式的局限性;腐败乱象层出不穷,奥运冠军全运假摔、向自家篮筐里投球求败等丑闻奇闻反映出地方体育主管部门藐视规则、金牌至上,以及国家体育总局监管不力,甚至个别官员自身也卷入腐败泥潭;国民体质下滑,健身需求无法满足,反映出整体资源分配不均,发展方向背离体育基本功能;体育产业发展滞后、结构失衡,一些民间社会体育组织与体育主管部门出现办赛纠纷等问题,社会力量、社会资源参与办体育的积极性受到影响和抑制,反映出体育行政部门习惯于垄断资源、与市场争利。

  这些问题的核心都指向管理体制与经济社会和体育发展现状的错位。要真正发挥体育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过程中无可取代的独特功能,就必须对其管理体制进行深入肌理的改革。

  管办分离

  体育主管部门集行政、事业、社团、企业职能于一身,造成政社不分、管办一体、权责不清,是现行管理体制的症结。

  经过多年酝酿,旨在祛除病根的改革行动在十二五末期启动。过去的一年多,《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和单项体育协会改革为突破口,深化体育管理体制改革的方案》等文件和举措已经开始激发中国体育被禁锢的社会动能和市场潜力。

  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赛事审批打破了体育行政机构对赛事资源的垄断,激发社会热情和市场活力的效果立竿见影。以马拉松为例,2014年全国赛事51场,2015年仅浙江一省的不完全统计就有60多场。当然,简政放权不是一放了之,加强赛前服务以及赛中赛后的管理和监督应成为体育行政部门的职责。另外,公安、交通等职能管理部门的配套改革也至关重要。

  取消赛事审批是程序性改革步骤,随后出台的项目管理中心和单项体育协会改革方案则直击“四位一体”的弊病根源,大体明确了政社分开、事企分离、市场引导资源分配的改革路线图。有关专家认为,项目运动协会唯有与行政、事业体制脱钩,变身为真正的法人社团,才能跳出单一金牌战略等思维束缚,切实转变职能,起到服务体育、服务社会的目的。

  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所言,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建立政府监管有力、市场配置资源合理、社会体育组织蓬勃发展的现代体育制度和高效科学的体育管理运行机制”。

  足改领航

  23年前,足球率先启动职业化进程。但改革未触及核心管理体制机制使得中国足球横跨在“体制内外”,为职业化不彻底付出了腐败频发、球市凋敝、投资者叫苦、国字号落魄的巨大代价。在新一轮中国体育改革大潮中,关注度和影响力最大的足球再次成为管理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和试验田。这次,是真的要动大手术了。